【教會2010年9月5日獻堂】感謝主!這十年人數持續增長,特別是周間使用的「兒童」和「老人」以及週日眾多「小組」和「開會」的空間需求,因此需規畫第二階段建堂。環境也是一種宣教,人會在所處的環境之中去體會與感受,神也會藉著環境對人說話,因此塑造美好的環境也是很重要的服事,這也是一種牧養的型態。建堂要考慮「五覺」(聽覺、視覺、嗅覺、味覺、觸覺),除了傳講真理之外,還注重包括:燈光音響、空間規劃、愛宴氣氛、團契交流等小細節,藉由軟硬體雙管齊下的提升,營造出肢體共享共樂的氣氛。   
回首頁
 

恩惠與自由 見證摘要(一)

2019-11-03 16:25:54 , 作者: 瀏覽數:2589
摘要:

林進義:我是第一次參加,渴望更認識真理,果然,神給了我許多恩典,第一個,我懂得拒絕,我已經得勝了。

第二個,在醫治趕鬼的時候,以前做方言禱告的操練,我怎麼做怎麼喊,就是沒有辦法,但是昨天晚上,神回應了,一直以為自己沒有這個恩賜,但神給的時候,說有就有,不用等別人,不是別人給我們答案,而是所有答案都是在神那邊,昨天很感謝我的桌長副桌長,

在第三次的趕鬼中,我真的是學會了方言禱告。

周伯彥:剛剛進義哥分享方言禱告,其實在過程中幾乎都在方言禱告,那以前在方言禱告的時候,你會覺得你到底在禱告什麼?會嘴酸啊,會怎麼,那這一次就很正常的,然後很自然而然的,還可以有不同的聲音出來,就是有不一樣的練習,自己在醫治釋放的時候也有做,也有得著,以上是我的分享。謝謝!

瑗珍:我被禱告時有感受到耶穌在我面前,祂的面容有時溫柔又微笑,有時又很悲傷,我倒下,卻覺得不在沉重,輕飄飄的很享受。

王俊茂!其實我這次要參加之前,我就有點顧慮,因為我想說自己內心一些事我不太想讓人家知道,又因為我自己比較慢熱,我又沒有和大家都很熟,因此我有點顧慮。但是後來還是逼著自己來,一方面是聖靈的感動,一方面是自己跟主親密的關係。第一天上完課,當天回去打開耶穌寫給我們的一封信,我看的時候,我真的覺得那是耶穌寫給我的,我看的當下就很感動,我就流眼淚了,我知道,這是真的耶穌要跟我講話,所以我就敞開心了。

隔天一來,一方面滿興奮的,一方面也滿緊張的,從一開始罪怎麼來,怎樣會產生這些罪,到認識這些靈,到晚上釋放的時候,有14個靈,有14個症狀我全部都有,剛開始禱告的時候,我沒有太多感覺,當你真的有的時候,這個感覺你擋不了,這個感覺出乎我意料之外,你開始會咳、會笑,笑的時候你自己制止不了,它怎麼來的你也不知道,就一直笑笑到無法制止,整個結束之後,你自己莫名其妙就停下來了,就這樣很奇怪。

我們這一組大都是年紀比較大的伯伯,他們都八九十歲了,我在裡面算年輕,我看到他們有什麼症狀,都謙卑舉手,牧師也一樣,我覺得這對我們來講其實是一輩子的功課,所以我自己也期許明年我還可以再來,繼續成長。

謝美玲:昨天晚上我們聚完會,就是我們釘完罪狀以後,那我們就要回家了,同工就在處理那些罪狀的東西。我們上課的時候有講,邪靈進入我們的途徑有兩個,其中一個就是思想的攻擊,一個是身體的占領,所以當我把車門打開的時候,我們罪狀燒的雪花點點都跑到我車子裡面來。我就把它擦一擦,就回家了…

第二天一早就是今天,我開車的時候,我就發現那個小點點全部都在我車上,就突然有一個思想進來:『糟糕了,妳死定了,所有的罪都歸到妳身上。』這就是一種思想的攻擊,然後我就說『奉主耶穌的聖名,我吩咐這些思想給我滾出去,這些所有的罪是歸在耶穌身上,因為祂為我被釘在十架上。』

可是那些黑點還是很難看,我就跟神講『神啊!就兩個方法,一個就是我聚完會,我就不做見證,我要走了要趕快去洗車子;另一個就是祢下一場大雨,把這些都沖掉。』結果我一上車雨就開始下了,走還沒到教會就開始下雨了,所以就把那一些全部清乾淨,我到教會時雨就變小了。

感謝神!思想的攻擊你在不經意間,就會有奇怪的想法,那是會針對你的弱點把你擊倒了,我們要靠著主得勝。

莊喻涵

相信大家看到我就知道來參加的屬靈爭戰很大,恰巧昨天早上一起床,就覺得人都不對勁了,我在來的時候,我真的沒有很認真的為參加營會來禱告,那我這次又是做桌長的工作,還有帶敬拜,那我沒有很認真的為這次營會來禱告,那我一來的時候,我就發現我整個聲音都不對了,我趕快跟忠義牧師講,忠義牧師說『妳可不可以試試看。』,我說『好,我試試看。』我今天總共有三次敬拜,試了兩次之後,第三次我真的沒聲音了,我相信有屬靈的肢體是真的很棒,像芃羽跟珺崴,還有我的副桌長宜鳳姐,到了晚上趕鬼的時候,其實宜鳳姐幫我很多,那我現在分享一下我昨天在小教室裡面發生的事情,我第一次做桌長,然後我跟宜鳳姐換了位置,就是宜鳳姐負責當桌長的職份的時候,我來當副桌長,我必須要眼睛看著每一個學員發生的狀況,我眼睛不敢閉起來,一直看一直觀察,然後他們都有一些釋放出來,淑娟牧師幫每一位都釋放出來,回去的時候其實我自己快忍不住了,我自己好想吐,我忘記是誰說『喻涵,妳也需要,妳也需要。』他幫我按在中間,我自己開始做釋放,以前聽說吐的不是晚上,是…這是不好的東西,那我昨天吃便當的時候,我很認真把素雲姐訂的便當,那一大顆便當全部吃下去,硬撐,我把最後一顆滷蛋都吞下去,因為我想試試看吐出來是便當,還是不好的東西。昨天晚上真的吐了,我發現那真的不是便當,沒有滷蛋,也沒有菜葡,沒有都沒有,那很明顯看得出來那不是滷蛋,真的是不好的東西,淑娟牧師他們壓著我禱告,其實心裡有另一個聲音『為什麼?不要、不需要。』對,那個聲音會叫我,不要不需要不用,但是你會發現更深層有一個聲音『妳需要,妳需要,妳需要讓他們出去。』昨天釋放了之後,沒什麼聲音的我,用方言禱告的時候,很奇怪唱歌沒聲音,方言禱告很有力量,所以聖靈的工作是超乎我們想像的,那我們可以看到這些,我們才可以相信耶穌是真的活著,他就在我們的旁邊。阿門

素雲這一次聖靈大大動工,我們的這一組有很多狀況,連桌長也被醫治,臨時由我這個副桌長來代替。看到主的作為奇妙,讓我敬畏!

潘立元

感謝主!這是我第二次參加,剛開始準備要參加的時候,也一直在想『還要去參加嗎?』那時參加的時候是想說帶著我們裡面的一個組員,我是希望能帶著他一起參加,結果他遲遲沒有給我答案,那我想說『這樣不行,我還是要參加。』結果我就報名了。感謝主!這三天神真的給我屬靈的同伴,像進義、伯彥,還有牧師,在我這個小組裡面,當然還有像宏海、世榤,他們也在我這個小組,因為牧師打電話給我說『這次你要當桌長。』所以那時候我的感覺壓力很大,因為我本來是想來這邊釋放一下而已,沒想到我要去帶著這一些人,那感謝主!在這三天當中,我跟著他們一起釋放禱告當中,我們真的互相學習,也看到每個人生命的不一樣,我剛剛還在跟伯彥講『去年的此時,我還在那種禱告的釋放還是受壓的,今年的感受不一樣。』今天俊茂坐在我旁邊說『我看你是第二次參加的關係,感覺比較開!』我說『你也一樣。』所以我決定了,我要和他們相約明年一起再來。

周建登:我來第四次,每一次都不一樣,我覺得我有進步,

我每次都哭的要命,不能自己,後來,我莫名的想笑,我喊:主耶穌啊!我有什麼喜事可以喜樂的呢?因為家裡多有憂愁,可是…主耶穌來做在我旁邊,我眼睛閉著,我只有喊耶穌祢來,我看到祢我就好高興,我要跟祢一起笑。

趙莉華

我是第五次參加了,我每次參加我都會想說我要釋放什麼,可是這次我真的不知道我要釋放什麼,我就說那好吧,就看著辦吧。

那這次我有一個我很在意的人參加,我很高興,也看到我們在做趕鬼的時候,我也很心痛,那我要說的是我這一次,剛剛大家在分享的時候都是笑聲滿滿,我覺得好像一次一次釋放,心裡的喜樂會一直湧上來。

我要分享的是每次我都是當同工,這一次我發現我才來,什麼都做好了,那我要做什麼,我覺得就是很順利的,一直照著流程走,我們的毓翔傳道也是很棒的,他從來也沒有經驗,就那個稿給他,你就照著稿這樣,結果他就上台了,我覺得這個都是神的帶領。

也希望透過每一次的恩惠與自由,大家可以把心中的一些,我也一樣心中有一些東西要去對付的,我也是慢慢的釋放,昨天晚上有跟我的弟兄聊了一下,他說『有啊,妳參加了幾次,妳也有比較好啊。』我說『那到底好什麼?』『妳就是有比較好嘛!』那要問大家有沒有比較好?我也不知道。不過,我們真的要持續下去,我們需要更多的同工,其實,每一個同工就只要專心做一種服事,比如說:主席就是主席,總務就是總務,可是我們這邊是桌長兼同工,兼主席兼什麼,配唱的,水果的,是什麼的,我覺得我們需要大家出來,真的,你們要把這一個美好的事情告訴別人,這次我很感動的是你們這些年輕的男生願意敞開,我也是跟你一樣大笑,我聖靈感動的時候也會一直笑,我會笑到肚子疼,是停不下來的;年輕人啊,自己找一找邀一邀明年一起來參加,重點要跟他們分享,告訴他們參加的好處,再邀請他們一起來參加。一切榮耀歸給神! 

張美英

因為一直坐在那裏,聖靈一直催逼我「妳還不快去」,所以我來了。

這也是一個爭戰,我們要參加恩惠與自由的那一天,就是禮拜五晚上的時候,我這個弟兄他是一個想要全程都要參加的一個人,然後因著他職業的關係,所以時間上是不穩定的,然後他就打電話給我,他就說「怎麼樣了?時間上不行了,怎麼樣了?我會趕不上。」我說「沒關係,你就慢慢來,如果說有一點delay的話,也可以。」他說「什麼叫做有一點delay也可以,不行。」我說「那怎麼辦呢?」他就說「我就是很緊張就對了。」結果我就說「那我們禱告好了,好不好,我們禱告。」他就說「我時間怎麼樣,怎麼…。」「那你來不及聽的地方,我就說給你聽,好不好?畢竟還有課本嘛,課本我會帶回去給你。」他就說「都要有課本的話,那我去幹什麼,那妳課本帶回來,我就不要去了。」我說「喔,好。那我就繼續為你禱告,好不好?」他說「好。」結果,感謝神,來得及。真的感謝神,榮耀歸給神。

我可能會講得比較長一點,給我五分鐘時間好嗎?

我參加這個營會已經是第三次了,我這次就跟神說「我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?我找不到點,我真的是找不到點。」但是感謝神,我在禮拜六晨禱的時候,神就給我,我就哭得唏哩嘩啦的,然後神就說「…」我在方言禱告的時候,就是一個「神已聽見我的呼求…」如鷹展翅上騰,我好喜樂,你知道嗎?祂說「孩子,夠了,你已經很累了,我載你上去。」哇!那哭得更大聲,那因為我以前受的傷害,不比你們少,我走過的路真的很坎坷,神給我這樣的異象,想法如鷹展翅上騰,就說「放下可以了,我帶你翱翔。」

真的是感謝神,在釋放醫治的時候,你知道嗎?我每次看電視,有撞牆的那個畫面,我都會想這樣頭不會痛嗎?會嘛,一定會痛的。結果那一天我醫治釋放的時候,我撞地根本不會痛,我真的撞地,真的不會痛,結果我好累,第二個我就好累,我沒辦法繼續下去,我就在那邊休息,休息完我又繼續,那個時候沒有什麼感覺,可能全部都累了,全部都吐出來了,所以我感謝神,帶給我跟我的家庭,還有進義這一次,他是第一次參加,他願意出來參加,我相信以後我們的家庭跟孩子,世世代代都會因著神而蒙福。

趙黃坐

我這次很想參加,因為趙弟兄,主耶穌我交給祢了,因為他說「每次都參加,參加什麼啦!一天到晚聚會,妳沒拿教會薪水,一天到晚跑教會。」我說「我跟牧師講哪個房間給我睡,我每天都可以做回收。」他就一天到晚給我唱反調,我說「牧師,對不起,趙弟兄年紀這麼大…」他就跟他兒子講「你這個媽媽,爸爸九十歲不簡單,你就做個見證好好陪爸爸。」他也講「妳退休27.28年都要陪我,一定要陪我。」想想也對,我說「主啊!祢一定要聽我的禱告,這個恩惠與自由,我好喜歡參加,我這一次不能缺席。」七拖八拖他也來了,不累喔!感謝上帝,老人家是最健康的,感謝神,榮耀歸給神。

共有0筆分享, 共有0頁 前一頁 後一頁
姓名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換一張吧
分享內容